名师垄断北京“动刀”

发布日期:2021-08-28 17:11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25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北京市教育“双减”工作新闻发布会,表示新的学期将大面积、大比例推进干部教师轮岗。

  教师轮岗制,响应“双减”政策落地。中办、国办“双减”政策强调,各地要积极开展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创建工作,加快缩小城乡、区域、学校间教育水平差距。

  就在上周,北京“双减”31条全文发布。在推进优质均衡发展层面,要求促进教育全要素有序流动,努力实现教学、队伍、资源的全区域统筹。

  教师流动不是新鲜事,早在2006年就被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义务教育法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均衡配置本行政区域内学校师资力量,组织校长教师培训和流动,加强对薄弱学校的建设。

  2014年,教育部等部门发布《关于推进县(区)域内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的意见》,更进一步提出,力争用3至5年时间实现县(区)域内校长教师交流轮岗的制度化、常态化。

  要建立常态化交流机制,需要制度保障,教师轮岗多大比例合适呢?该意见指出,城镇学校、优质学校每学年教师交流轮岗的比例不低于符合交流条件教师总数的10%,其中骨干教师交流轮岗应不低于交流总数的20%。

  2019年,北京市发布《关于推进中小学教师“区管校聘”管理改革的指导意见》,对教师轮岗比例做出规定:区域内城镇学校和优质学校校长教师每学年到农村学校、一般学校交流轮岗的比例应不低于符合交流条件教师总数的10%,其中骨干教师交流轮岗应不低于交流总数的20%。

  北京、上海、深圳,作为全国教育风向标城市,三地都提出了实施教师轮岗制。上海于今年1月出台指导意见,深圳于7月底就教师轮岗相关制度公开征求意见。

  上海的指导意见规定,每位教师10年内须有规定的流动记录。新评特级校长、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不低于20%左右的人员,流动到乡村学校或初中强校工程实验学校支教3年。

  据悉,在义务教育阶段,日本、韩国均设有明确的校长及教师流动制度。日本每三到五年就要轮换一次,按每年20%的轮岗比例,五年之内学校的老师全部都可以轮换一遍。

  基于此,交流轮岗并不是少数固定老师的义务。在北京市教育“双减”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东城区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区教委主任高伟介绍,力争用三年时间,实现东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干部教师100%交流轮岗。

  东城区将从普通教师、骨干教师和优秀干部三个层面选派干部教师轮岗交流,派出优秀干部及骨干教师在全区统筹分配,一般小学、初中校则选派新任教师或有潜质的优秀青年教师到教育集团龙头校全职交流轮岗。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介绍,目前北京市已有东城区、密云区两个试点区,在2021年年底前,再启动六个区的干部教师轮岗交流试点。

  北京教师轮岗计划发布后,公众最关心的问题浮出水面:东西城海淀的教师,会去丰台石景山等区轮岗吗?

  北京的政策显示,轮岗主要包括两种类型:一是城区完善学区改革,着力推进跨学区交流轮岗。二是针对远郊区,通过双师课堂等方式将优秀的老师、学科课程和作业布置向薄弱学校和地区输出,促进教育优质均衡。

  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东西海的教师去丰台石景山等区域轮岗,出发点是好的,但的确是任重道远,需要时间。与其跨区域教师轮岗,不如在打通当地教育“造血”功能上下功夫,利用目前东西海的优质资源,借助信息化的手段,带动郊区教育“自力更生”。

  此前,北京也曾探索过将海淀、东城的教师流转到延庆、密云等远郊区县,但实际成效并不是很成功。目前跨区域间的流动,采用的是线上“双师课程”的方式,帮助当地更好地打通教育的“造血”功能,指导利用当地老师提高教学水平,从而提高整个区域的教育服务水平。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跨区域的学校教育质量问题上,靠教师轮岗来解决实际上效果有限,特别是在教师对新学校教学情况等各方面了解不够的情况下。过去一些地方的跨区域轮岗,导致最后双方都受损,即派出学校和接收学校都感觉不理想。

  长远来看,应该是在一个区域内实施教师轮岗,如果有必要,再安排少量的跨区域教师轮岗。跨区域轮岗要解决的问题比在区域内轮岗要多得多,需要协调的各方面要素也更多。

  据悉,为确保不同学校、城乡以及地区之间师资均衡配置,日本设有多种教师流动类型。日本中小学教师既可以在县域范围内流动,也可以跨区域流动。当然,跨区县流动是所有流动形式中占比最小的,且主要集中在较大城市之间。

  另外,不少人觉得北京面积很大,教师跨区域流动会带来通勤、住房等问题,势必会影响到轮岗教师群体的日常生活。

  梁挺福指出,目前教师轮岗优先在比较成熟的集团化办学和学区内部进行,而非跨城区轮岗。

  而学区内轮岗或成熟的集团化办学内部轮岗,其实已经是在统筹兼顾教师的生活空间及岗位流动利弊后做出的决策。这对于轮岗政策的实施效果等都比较有利,也免去了轮岗教师的后顾之忧。

  储朝晖认为,教师轮岗最关键的地方,是轮岗教师和学校的相互了解、相互认可,这是提高交流轮岗效果的一个重要前提。它不简单是一个人的变动,实际上涉及一个团队一个组合一个系统,这样的系统调整才能更有效地去解决问题。

  而要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需要突破财源均衡、生源均衡与师源均衡三大关口,让三者在同一教育系统中相辅相成。

  人们呼吁教师定期流动,促进了师资的均衡。近年来,禁止考试选拔、小鱼儿玄机二站2主页,多校划片、公民同招等措施相继出台,则是为了保障生源的均衡。

  不久前,北京西城区严格执行多校划片,引发热议。北京教育资源最为集中的东城、西城、海淀三区,如今均执行了严厉的多校划片政策。

  同时,优质教育并非一蹴而就,由校长、老师、学生、家长多种因素长期合力形成,共同构成一个良性的教育生态系统。学校教育固然重要,家庭教育跟不上,再好的老师也是枉然。

  储朝晖指出,在学校建设层面,最关键的是要减少行政对学校自主教学的干扰,尽可能地让学校有更高的自主性。

  梁挺福指出,财源、生源、师源三者均衡投入为学校的发展提供有利的“硬件”,学校后期可持续的良性发展,更多却是依靠家校合作和加大名师投入,这是学校建设需要的“软件”投入。

  可以说,这次“教师轮岗”政策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密钥”,而后期“家校合作”是均衡教育资源后建立优质学校的“关键”。